辞隐虚白

你好 我是白辞

感觉不会有人想玩的cp问卷_冷战组露米②

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坑没填
别打我

闲来无事搞个问卷玩玩
为冷战组添(huo)砖(hai)加(du)瓦(zhe)
忘记从哪看到的问卷 给最近比较萌的露米填个
原版本似乎是绘画
但是有看到写文的……于是自己也来码字
文风诡异多变 面目全非的ooc 渣文笔慎食

2. 骗钱的囚犯和警察

法叔、眉毛、老王友情客串,含dover污
性格方面有大改动……按照自己对各个国家的印象
耀的口癖我吃了。话说一个中国人说话为什么要带上日语的口癖啊。
别问我为什么他们蹲监狱不剪头发。
因为丑(●—●)

阿尔弗雷德抱着胳膊站在门口,脸色阴沉得吓人。

“263号,伊万·布拉金斯基,出来。”

囚室里阴暗而又充满了腐臭的气息。听见狱警不耐烦的命令,伊万的眉毛皱得更紧了。

搞什么,第一天来就要被揪出去“问候”吗。

怀抱着恋人的法/国人听见声音便来了兴致,冲伊万的方向挤了挤眼睛,蓝紫色的漂亮眼睛里是一点也不漂亮的……露骨的暗示。伊万在心底叹了口气,那家伙方才的话又在脑中回放起来。

——

“管理这片的是狱警琼斯,一个美/国佬。琼斯的脾气基本上是所有狱警中最差的,对待犯人相当糟糕,上次哥哥不知道怎么惹着他了,他居然想把哥哥的秀发剪掉……哦我的天呐,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,少女们会多伤心啊!”

弗朗西斯——那个法/国人——夸张地怪叫起来,这引来了旁边粗眉毛谋杀犯的抗议,一块黑色的不明物体直冲着弗朗西斯的俊脸飞去,被后者巧妙地躲开。

“嘿,亚蒂,别闹!”弗朗西斯的语气相对于责怪来说更像是宠溺,亚瑟哼了一声,翻过身继续睡他的觉。“不过说实话,琼斯长得还不错,伊万你可以试着去追求一下?要不是哥哥有了小亚蒂,那个狱警哥哥一定要尝尝,啧,想象一下,把那个高傲的家伙按在地上,脱下他的制服……”

弗朗西斯没能继续说下去,因为原本躺在床上的亚瑟已经扑上去和他扭打在了一起。上铺一直在看戏的黄种人将脑袋探出栏杆,向下铺的伊万解释道:“别担心,他俩总是这样,等会打累了来一发就行。还有,千万别听弗朗西斯那个强奸犯的话,敢勾搭琼斯的人都会死得很惨,原来睡在你这个位置的人就是被琼斯搞成残废的。”

伊万点了点头,同时很好奇脑袋冲下的黄种人为什么不会头晕,自己光看着那晃来晃去的小辫子就已经头昏眼花。小辫子黄种人闻言露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,伸出手自我介绍道:“我叫王耀,中/国人,军.火商。我练过武术,古老的中国功夫,你要学一下吗?只要五千美元,我可以手把手教你。”

伊万同王耀握了握手,谢绝了他的“好意”。

——

整理了一下囚服上的褶皱,伊万慢吞吞地走出囚室。天知道那个琼斯要对自己做什么,希望不是剪头发。伊万紧张地揉了揉自己微卷的奶金色头发。

一个人影笔直的立在那里,身着狱警的制服。身材真好。他应该就是那个琼斯吧?注意到对方手里的鞭子,伊万缩了缩脖子。

我的天呐,上帝保佑这狱警不是个抖S。

琼斯狱警并不关心面前囚犯的内心活动,他头也不抬地道:“伊万·布拉金斯基。”

我的天呐,他的声音真好听。

伊万草草嗯了一声算作回应,眼睛却盯着对方隐藏在帽沿阴影中的脸出神。他真的有那么漂亮吗?就像弗朗西斯说的那样……

然后琼斯抬起了头。

伊万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慢了一拍。

对方稻草金的短发在灯光下泛着浅浅的光泽,几缕刘海垂在眼角,却丝毫不能模糊那双碧蓝眼睛中的光点。那光点透过镜片在自己的眼底也投下色彩,此刻略带愤怒的神情让他看起来像只呲着尖牙的小猫,微微撅起的红唇却泄露了小猫的绵软本性。

真可爱。伊万咽了咽口水。弗朗西斯的品味果然不错。是个尤物。

小猫似乎注意到了自己的目光,唇瓣轻启,柔声吐出一句:

“你他妈在看什么?”

然后伊万就被揍了。

「痴汉伊万的300000度滤镜.jpg」

——

待伊万回到囚室,几个人热情万分地凑上来,嗯,幸灾乐祸。

“喂伊万,我就说那个狱警不好对付吧,看你这一脸纠结的样子……噗抱歉我笑一会儿。”

“你还好吗,伊万?没挨揍吧?”

“那个狱警是不是长得很漂亮……唉亚蒂别闹。”

伊万在一片混乱之中淡定如初,吐出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:“我要追他。”

笑够了正在喝茶的王耀差点一口茶喷到对面弗朗西斯脸上。

亚瑟瞪大了眼睛,表情在震惊之中还掺杂着一丝受伤。等等他好像还是阿尔弗雷德曾经的义兄来着?

还是弗朗西斯比较淡定,假惺惺地咳嗽两声后道:“兄弟加油。”

于是,布拉金斯基先生的追妻,啊呸,追夫计划轰轰烈烈地展开了。

tbc.

后几题不想写了
但我有了新脑洞!
就这个故事!可以继续写!
带上独普和亚细亚组!就这么定了!

等等……
写完我才发现……
我好像是吃英仏的?!
总觉得三次元是亚瑟攻……但是本家人设亚瑟实在是太受了……
我该怎么办。画圈圈。

评论(4)

热度(34)